說實在即使到現在,我還是對他們是保持距離的,除了我們常知道的,部分阿布是俱有攻擊行為的外,因為外表出眾讓人卻步也是主因,此外更重要的就他們身上有很明顯、味道很重的體味,會讓你稟住氣息,快速通過,這是我對他們第一印象。

在火車上看到一堆原住民大人跟小孩,他們受邀要去Adelaide表演樂器演奏,因此我有了機會近距離觀察。首先發現的就是他們大人完全管不住小孩,小孩活繃亂跳,爬上爬下,每個父母手上都至少兩個小鬼,根本就管不了他們,只好任由他們車上到處搞鬼,搞的像萬聖節一樣,臭氣以及吵雜的聲音,從沒這一刻讓我這麼想跳車搭飛機去其他城市。

父母似乎英語不夠流利,聽他們交談大部分都還是用本土語言,可是小孩子似乎都有受過教育,英語都很流利 。他們政府也注意到了這件事。無怪乎前人說要讓人脫離貧窮,最重要的就是教育。當然他們並不全然貧窮,因為他們政府每月都會撥補助金,所以生活都還過的去。可是他們需要脫離的應該是被尊重,簡單說就是整個澳洲的西方人,都視他們如洪水猛獸,採取不理、不採的消極態度。

雖然澳洲政府似乎處處都恭維阿布,幫他們蓋紀念館、博物館、宣揚他們音樂的造詣等等,可是在人身上的基本尊重,你是看不見西方人對他們表現出來的,這只有靠他們這群年輕的小孩,受過教育後再做平反。就有點類似美國經過了五十多年,終於出現史上第一人Obama競選總統,這要經過一段漫長的試煉,才會改善人們對原住民的觀感。

年輕小孩(under 15 years old)都喜歡染髮,似乎與生俱有的髮色他們不愛,身上喜歡穿著亮色系的衣服,這應該是為了膚色問題而選擇的喜好吧?


不過即使貼身觀察過他們,我還是不喜歡他們,尤其在深夜大家想睡覺時,他們整車吵鬧,鬧烘烘的,而他們的父母卻無視,任由他們在半夜時笑鬧整車,要讓人對他們改觀恐怕還有得等待了。

=======後記:
因為實在受不了車上異味,所以好不容易車一抵達,我們幾人拿了包包就衝下車,連跟旁邊乘客say goodbye都不想,在行李等待處時,赫然發現怎麼旁邊的阿布媽媽在東看西看,後來晃到我面前,他把我的睡袋交給我,說我忘了拿走,然後就走人了。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其實他們是好人,只是天生的一些元素,造成了很多人的誤解。


腰瘦喔~怎麼會整車有一半的阿布呢?
創作者介紹

我的澳洲度假打工 -過去完成式

imjov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