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上很無聊,因為路途遙遠,亞洲人紛紛倒頭就睡,不然就是聊天,只剩下西方人拼命講話。司機Fiona不甘寂寞要大家玩遊戲,方法就是吃東西,他要我們吞乾糧,不准含水,看誰用最少時間吞完它,要知道這種乾糧,就像要你直接吞三片白土司一樣痛苦,結果大家都輪一次,我吞了約兩分鐘,其他人花的時間各不一,但都很痛苦,因為乾糧會吸口水,沒了口水就很難吞嚥,所以真是瘋狂的遊戲。










創作者介紹

我的澳洲度假打工 -過去完成式

imjov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