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看到的文章。

=====
文、圖/余復仁
June 28, 2009 09:59 AM | 363 觀看次數 | 0 0 評論推薦: | 電郵給朋友 | 打印
在荷巴特外島參加半日遊,景點之一是參觀一女子工廠,其實是女子監獄的遺址。 澳洲和紐西蘭治安良好,圖為雪梨的中國城。 在中餐館大快朵頤。 天生一副中國嘴巴和中國胃,要吃了正宗的中國飯菜才會有飽足感。 澳洲的輔幣很好玩,金的(相信只是金色,並不真的是金製)比較值錢,銀製的比較不值錢,不過銀色的跟金色的大小邏輯也不一樣,銀色的五角最大,兩角次之。 澳洲的錢幣很特別,紙鈔上都有一小半透明的窗戶,為偽鈔製作者增添許多麻煩。
播放 | 暫停 | << 上一頁 | 下一頁 >>
圖片 1 / 6
在荷巴特外島參加半日遊,景點之一是參觀一女子工廠,其實是女子監獄的遺址。
當年英國將一些犯人流放到澳、紐兩地。那些人刑期滿了出來,英國政府就放牛吃草,不管他們的死活了。那些更生人,就是今天澳、紐兩國人的祖先。

我一直不懂,為什麼澳洲和紐西蘭人,非但不以他們的罪犯祖先感到羞恥,還以他們為榮,甚至聽說還有節日慶祝!這跟挪威人以他們的海盜老祖宗為榮,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荷巴特(Hobart, Tasmania,澳洲的一個外島)參加半日遊,景點之一是參觀一家女子工廠的遺址。聽導遊講解,才知道當年英國要搶在西班牙、葡萄牙、荷蘭之前,占據澳洲和紐西蘭,遂將一些犯人,不論是輕至偷了一條麵包或一條手帕,或重至殺了人,全經過三個月艱苦的航行,流放到澳、紐兩地。那些人刑期滿了出來,英國政府就放牛吃草,不管他們的死活了。這當然是看準他們多半拿不出錢來買船票回家,只好就地找個工作留下來。那些更生人,就是今天澳、紐兩國人的祖先。

其實女子工廠就是女子監獄,叫得好聽一點罷了。女犯每天都要做苦工,可惜工廠已全毀,只留下一些殘破的囚室地基供後人觀看。從地基可見囚室的隔間很小,約一塊榻榻米大小。導遊說很奇怪,只有女子工廠,卻沒有男子工廠,似乎有點兒性別歧視。

故意犯小罪 尋求新生活

三個月長的航運船費,想來不是小數字,不是一般小老百姓負擔得起的。當時英國國內經濟很差,有很多人就故意犯點小罪,讓政府抓了免費送到澳洲或紐西蘭,另謀出路,尋求新生活。有一個名叫詹姆士‧奧斯汀(James Austin)的英國人,在英國混不下去了,就故意偷了他叔叔的蜂窩,讓他叔叔把他扭送到警察局,如願以償地被遣送到澳洲,不過不是雪梨,而是荷巴特。這人出獄後,繼續留在荷巴特,苦幹了一些日子,對該地建樹頗大,成了該地名人。

雪梨的導遊則說,雪梨也有一個在英國犯了票據法的人,在澳洲服刑出獄後,對當地經濟很有貢獻,後來頭像還上了鈔票,成為全世界唯一肖像上了鈔票的前票據犯。

雖然澳、紐兩國都是由罪犯建立的國家,可是今天的治安卻是我們旅遊各國所見最好的。走在街上,不用擔心被人偷、被人搶。尤其是紐西蘭,到處都很乾淨,居民都很有禮貌:我站在十字路口街角拍照,一輛路過的汽車駕駛大約以為我要過街,立刻面帶笑容地停下來等我;我們每次停下腳來看地圖,立刻會有路人主動來問我們需不需要幫助。這跟我們遊歐洲和遊中南美時的感受,簡直有天壤之別。

在歐洲或中南美,走在街上都會膽戰心驚,如臨大敵,隨時要注意四周的一切,生怕有人來偷或搶。我們在巴塞隆納就親眼看見一個機車騎士,搶了一位女士肩上的皮包後,呼嘯而去。一位朋友也在光天化日,有友人同行下,被幾個年輕男子推倒在地搶她的皮包,當時路邊餐館還坐了人哩!也許是司空見慣,那些路邊餐館的食客才會視若無睹吧!去這些地方旅遊,隨時隨地提心吊膽毫無樂趣可言。比起來,澳洲和紐西蘭這兩個罪犯建立的國家,治安卻最好,令我喜出望外,真可以說是世外桃源!

白澳政策除 亞洲移民增

自 19世紀起不歡迎亞洲移民的白澳政策,一直到1973年才解除。在1988年,40%的移民來自亞洲,現在已是每十名移民就有六人來自亞洲了。越戰後,澳洲收容了很多越南難民,也拯救了澳洲的衰退經濟。我們在墨爾本去參觀了越南城,跟美國的唐人街大同小異,可是乾淨得太多了,一點兒也不擁擠。肉舖、海鮮舖都乾淨得可與美國超市比美。

我們從奧克蘭(Auckland)的旅館到機場的小巴司機,是位來自哈爾濱的中國年輕人,據他說奧克蘭約有十萬中國人,約佔當地人口十分之一。聽他的口氣,中國留學生申請技術移民,似乎不難。目前還沒有中國城,不過當地政府已在籌劃中。

澳、紐兩國的大學,那怕是位於連中國餐館都沒有的小城市,據說也有很多中國學生就學。我們靠岸的一些小城,街上就隨時看見東方年輕學子。

出外旅行,每到一個地方都必須換些當地的錢幣,離開時又因為買出賣出的差價,三文不值二文地換回美金。再加上銀行經常不收輔幣,我們已被迫收集了不少國家的銅板,實在是既占地方又不划算。歐盟實在是聰明,改用歐元,解決了旅客的頭痛,更解決了他們自己的麻煩。聽說一些當時不肯加入的國家現在都想加入了,卻為時已晚,很難進去了!

輔幣很特別 金的較值錢

這次到澳洲是我們有生以來第一次,發現他們的錢幣很特別,紙鈔上都有一小半透明的窗戶,很漂亮,想來也為偽鈔製作者增添許多麻煩,至少不能用彩色影印機來複製了。多聰明呀!後來到紐西蘭,發現他們的紙鈔也是一樣。為什麼為偽鈔所苦的如美金、台幣、人民幣等等,不學學呢?

澳洲的輔幣也很好玩,第一次找錢時,對方告訴我們越大的越不值錢,兩元最小,一元大一點。只要記得金的(相信只是金色,並不真的是金製)比較值錢,銀的(應該是鎳製的)比較不值錢,就不會錯了。不過銀色的跟金色的大小邏輯也不一樣,銀色的五角最大,兩角次之。

抵達後第一天早上去等免費市區巴士,我家老爺在地上撿到一個很小很小的輔幣。他看見上面有個「5」字,只記得那位小姐說越小越值錢,遂沾沾自喜,以為自己撿到五塊錢,發了個小財!後來到中國城午餐,我拿去付帳,才知道原來只是個五分錢(約值三分美金)。唉!他的澳洲發財夢,破矣!

年輕時,我家老爺很愛開車,除了到阿拉斯加沒開過車,其他49州,我們都開車跑遍了。還以為這是很好的親子活動哩!可是小蟲對這些長途旅行唯一的記憶:就是我們每到一處,第一件大事就是跑遍全城找中國餐館!他恨死了我們不知享用當地的特色餐飲!他現在跑遍全球,他的部落格上講的全是各地的風味餐飲。他少爺的噸位,就是他遍嚐各地美食的活證據!

正宗中國菜 才有飽足感

這次出門前,我家老爺老早就警告我:別一到雪梨就找中國餐館!好在同行朋友都跟我有同樣的毛病。抵達後第一個晚上,我們十個人就浩浩蕩蕩地殺到當地的中國城。第一家招攬我們的就一頭鑽了進去,出來才發現外面熱鬧得很,每家餐館都把桌子椅子擺到路上來了,中間只剩下一條窄窄的通道。沒桌子椅子的路邊則全是賣小吃的攤子,什麼串燒啦,烤魷魚啦,紅豆餅啦,鹽酥雞啦,沙爹牛肉啦,炸軟殼蟹啦等等,五花八門,數都數不盡,相信絕不輸於台灣和大陸許多城市的夜市。直讓我們後悔不該第一家餐館就進去了,雖然吃得還算滿意,但是如果能像當年吃圓環一樣,每家吃一點,那該有多過癮!可惜只有一個胃,後悔莫及,只能空流口水了。

第二天和第三天中午又回去,路上空空蕩蕩的,看來小吃攤要到晚上才擺出來營業,可惜當晚我們要去舉世聞名的雪梨歌劇廳聽音樂,隔天要上船,無緣再去享用了。還好找到一家室內的大排檔(Food Court),十幾家舖面,賣不同菜餚,除中國菜外,還有韓國菜、泰國菜等等,碟飯、三明治…任君挑選。每份都有飯(麵)和湯,菜都是現炒的,價錢都在美金六元上下。第一次我們點了一客海南雞飯和一客海鮮燴飯,都不怎麼樣。第二次去點的是鐵盤牛肉空心菜燴飯和鐵盤蝦仁白菜燴飯,味道好極了。

墨爾本的中國城晚上是個什麼景象,我們要回船無緣見識。這次我們學乖了,沒第一家餐館就鑽進去。找到一家窗子裡掛了燒鴨、燒雞的,果然不錯。同行一位朋友很會點菜,我們六個人,叫了一碟燒鴨,一碟燒豬肉,一碟油菜,一客鹹魚叉燒肉炒飯,一客牛肉河粉和一碗牛腩麵,吃得盤乾碗淨,價廉物美,滿意極了。後來又去逛越南城,肉舖、魚舖,跟中國城一樣,都很乾淨,不像美國一些中國城的商店,髒兮兮的。小蟲小時候就問過我,為什麼日本城那麼乾淨,而唐人街總是那麼髒亂?原來事在人為,中國城也是可以很乾淨的呀!

奧克蘭的中國人很多,中國餐館自然也應該不少,但據說都在東郊。我們只在城中心碼頭附近逛,所以選擇比較少。不過吃了三家快餐店,都很滿意。其中兩家應該是連鎖店,一坐下來就奉茶,還端給我們一人一大碗海帶豬骨湯(第二家是蓮藕豬骨湯),我們尚未點菜,還以為湯送錯了桌子哩!他們的廣東燒鴨遠比我們在拉斯維加斯吃的要好味多多。

另外幾對朋友去吃了一頓廣東點心,也是物美價廉,讚不絕口。澳、紐兩國都有一個大好處,菜單上的價錢就是最後的價錢,不用加稅,也無需加小費!

船上的菜不能說不好,中午、晚上也有中國炒菜和壽司,早上還有稀飯(其實是泡飯),可是我們的中國嘴巴和中國胃呀!還是要吃了正宗中國飯菜才會有飽足感啦!

文、圖/余復仁

imjov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