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感想是,其實企鵝島還是有一定危險的,建議,真的建議想來的人要先看依下當天的漲潮時間,若超過漲潮其實可以稍微等待,看會不會退潮,之前聽當地人說法是,早去午回通常是不會遇到危險的,但此篇似乎打破這個規則,若天色以晚且水以及胸就建議搭船吧。退潮來的好處是去與回都是及膝高度的水而已,這樣才能夠真實體會摩西涉水到另一個小島的樂趣。若遇到水真的已經高到頸部了,為了安全請搭船回去,別省那個小錢,而傷了自己,雖然很多剛到澳洲的人都會省吃儉用,捨不得那筆船票,但生命是無價的,尤其澳洲的醫藥費是天價,隨隨便便開價就是五千台幣起跳。






=======copy form Bakcpacker.tw
如果以後有人問我,在澳洲最難忘的經驗?
我想應該是住進 Rockingham Hospital 再轉院到 Fremantle Hospital 的 加護病房吧…

話說2009/1/17 星期六 氣溫適中,風有點大,找工作找了很久的我覺得待在PERTH這個城市實在太無聊,沒事可以做,就約了幾個朋友要去企鵝島玩。
我想每個去過的人,90%都是涉水走過去的。我也是!
早上11點涉水過去,去程我們成功了,雖然水深最高到我的胸部,但只有一小段,所以也不覺得害怕。
到了回程的時候,是下午2點,海水漲潮了,風有點強,沒有人走在海中,
但是早上成功的經驗,讓我們有信心可以走過去。
打算走在海裡的有四個人,走在前面的二個朋友想要游泳,所以他們走了一下就用游泳的。
但是我們都沒想到海浪的力量是很強的,那天的風也有點大,並不是像平常很熱很熱的天氣。
我想去過企鵝島的人,應該都知道,在海水較淺的地方,海水呈現的顏色是綠色的,在深的地方就是海水的藍色,簡而言之,就是水淺的地方,顏色就是淺的,深的地方,顏色就是深的。
我們應該直直的走,但是他們游泳的時候,卻一直被海浪沖到左邊,也就是水深的地方。在後面的我看到他們這個樣子,就開始喊他們,叫他們趕快游回來,但是他們似乎沒聽到,所以應該要直直走的我跟另一個男生也往左邊走去,想要叫他們回來,我們完全沒意識到,沙洲的區塊只有一小部份;突然之間,原本可以踩的沙洲就從我們的腳下消失;恐懼馬上包圍住我們,緊張的我還讓旁邊的男生朋友吃水,我們想要走回去,卻沒有辦法,海浪的力量很強,把我們一直往水深的地方沖。
游泳的朋友這時看見我們已經在水裡載浮載沉,他想要游回來救我們,但是他游沒多久,就沒有力氣了。
我開始大叫HELP~ HELP,海上有一個玩風帆的澳洲人比較靠近游泳的朋友們,他救了他們。他讓朋友抓著他,一路「風帆」回去。
我跟另一個男生持續在水裡漂浮著,我們儘力讓自己的頭保持在水面上,雙腳不停的踩水,海浪不停的打上來,我們一直被沖刷著;這時我腦中想的只有試著讓自己保持在水面上,還有深沉的恐懼…
海浪把我們沖到一艘小艇前,一個LOCAL GUY 帶著他的二個小男孩,也許是來釣魚的吧;他試著救我們,但他的船上沒有救生圈,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海水持續讓我們漂浮著,海浪讓我們離那艘小艇愈來愈遠。
在我旁邊的男生這時游開了,在我的眼中,感覺他先自救,試著游向那艘小艇,
而我則持續漂浮著,我也嘗試著游泳,我心想離我們原先走路的沙洲,應該不會太遠吧,我游了小小段,也沒有力氣再游下去了,我看著前方,沒有任何的人、船、什麼都沒有,只有一望無盡的海水。
我很累,我很冷,我很絕望,我連HELP都不想喊了,我心裡浮現了一個念頭,「我要死在這裡了,我沒有機會回家了,我要一個人孤孤單單的死在異鄉」,
因為放棄掙扎,身体就浮起來,心裡又浮現一絲希望,我不能放棄,於是又持續舞動自己在海水裡的雙腳。
但是因為太累,我閉上了眼睛,最後部份我已經想不起來,只記得自己在水裡漂呀漂,突然從背後有一個男人的手臂抱住我,把我拖著游泳,然後我睜開眼睛,是渡輪耶,救我的人試著把我弄上去,我伸出我的右手想抓著船邊,眼睛又不由自主的閉起來,卻徒勞無功,因為我感覺自己又沉到水裡,我又被舉起第二次,我被人拖上渡輪,我躺著,頭側著,就開始不停的吐,一直反胃,把胃裡所有的東西都吐出來,不停的吐…
我聽到朋友們的聲音,我聽到他們叫我的名字,我聽到他們叫我睜開眼睛,
我想我到了岸邊了,但是我還是不自主的嘔吐,我無力睜開眼睛,
我聽到人們說英語的聲音,我聽到他們說「GOOD GIRL」我想是因為我不停的吐…
我聽到他們說「Take Deep Breath~ Deep Breath~」我急促的呼吸著,我沒有力氣深呼吸…
我聽到朋友們說,「動動你的手指,讓我們知道你還沒有失去意識」,我很努力的動了我的手指,他們安心了,但是還是一直叫我深呼吸,我無力深呼吸…

我聽到他們用英文叫我站起來,我怎麼有力氣站起來…
我的朋友從背後把我扶起來,拖著到擔架上,他一放手,我就軟軟的倒下來,我被送上救護車,車上的人員把我的T-shirt及長褲剪掉,用布及錫箔紙把我包起來,我開始不由自主的發抖,又開始嘔吐;然後就進了Rockingham Hospital 。
進院之後就是一連串的急救,我覺得非常口渴,但還是一直吐,吐到最後,我吐出我覺得很苦的東西,才停止嘔吐。
我被戴上氧氣罩,(陪我一同前往醫院的朋友事後跟我說,我的肺部X光片顯示我的肺一半是白色的,那表示肺一半都是受傷的。)從急診室轉到病房,我覺得好渴好渴好渴好渴,身體覺得好鹹好鹹好鹹,但是護士說我還不能喝水,她怕我又嘔吐…
朋友陪著我,幫我問護士可不可以喝水,我想睡但是睡不著,臉上戴著氧氣罩,氣體的聲音咻咻咻的響著,我想喝很多很多水,可是只被允許喝一點點…
到了晚上,因為疲倦至極,我終於睡著了。深夜裡,突然護士們進來,把我推到另一角落的病房,我聽到他們說血壓這個單字,我被扣上像潛水鏡的氧氣罩,連接著一台大機器,他們跟朋友解釋「She’s working too hard….balabala(後面我聽不懂,後來知道是我一直進行著短而急促的呼吸,心跳過快,血壓降低),我想那個時候我又再接近死亡一次吧,我被灌進100%的純氧,被套上時很痛苦,感覺被強迫呼吸,我忍不住掙扎著,但五分鐘後,我的身体接受了它。但是大型氧氣罩扣在臉上的壓力及不舒適感讓我睡睡醒醒,好不容易到早上6:00,徹夜坐在機器前紀錄我的生命指數的護士微笑著說可以把氧氣罩換成小型的;我也很樂觀的想,我可以出院了。
我再度睡著,一位印度女醫生在早上時來看我,她叫醒我,問我感覺如何?
我只覺得很累,她看著旁邊的護士說,「she’s getting tired, I need send her to ICU」
我心裡覺得大事不妙,不能出院,還要被轉院…
她開始在我已經被扎了一堆針的手臂上再扎針;她跟我說要通知在台灣的家人,我搖頭表示不要,她回答我不行,因為事情已經愈來愈嚴重,一定要通知。
我心裡很擔心家人知道,中國新年已經快到了,我不想讓他們過一個憂愁的新年。
救護車又來了,我又被推進車子,很累的我又閉起眼睛…
被叫醒時我已經在Fremantle Hosptial 的ICU(加護病房)中,手上又再加了幾個針孔,我開始進入昏睡中,戴著大型氧氣罩,氣体咻咻咻的灌進你的口鼻,讓我口乾舌燥,睡一睡就會想喝水,但是護士很好,會給我水喝,幫我擦滋潤嘴唇的乳液,幫我擦洗身体,擦乳液,(我還記得她的名字,JENNY)
Jenny 對著我說:「我聽Rockingham Hospital 的護士說,你不想通知你的家人,但是我要跟你說,我也是一個母親,我自己有一個小男孩,他也很調皮,但是不管他做了什麼事,我還是會愛他;你的父母也是,他們不會因為你做了不該做的事,因為你很調皮而不愛你,你不用擔心害怕被責備而不敢通知你的家人…」
她一邊說,我就一邊流眼淚,我沒辦法開口說話,只能在心裡吶喊是因為擔心新年將近,怕他們不能開心的過年…
她看到我流淚,就幫我擦眼淚,跟我說:I’m sorry, 我不是有意讓你哭的,我們等一下再討論這件事…
我先昏睡了將近24小時,醒來後被告知說,我得開始進食,情況比較好之後,開始做肺部復健運動,就是做十個很深很長的深呼吸,做到第九個之後,我就開始咳血,剛開始第一個時大驚失色,但醫生告知這是肺部打開的好現象,叫我要持續做下去,於是我開始期待每次咳嗽都會咳出血來…XD

我在這間醫院的急診病房待了三天二夜,第三天晚上被轉進普通病房,普通病房的護士問我說,我的家人知不知道這件事? 我面有難色的講不出來,另一個帶我過去的護士幫我解釋是因為中國新年要來了,所以我不敢講;我也嘗試著用我的破英文解釋,中國新年就像聖誔節一樣,是全家團圓的日子,每個人都應該開開心心的過年,所以我不敢講,這位叫Margaret的護士說,「你不應該這樣想,你要想如果你在這裡病況更嚴重怎麼辦? 對你的父母來說,最好的新年禮物就是知道他們的女兒還活著!!!」

最後,醫生給了我七天份藥,吩咐不可中斷服藥,不可以去游泳。告訴我出院不代表已經完全康復了,我的身体狀況還是有點虛弱,但會愈來愈好。
我帶著一大堆瘀青的手臂,還是有點虛弱的肺,走的很慢的雙腳出院了。
還有我猜想是一大筆金額的帳單…(目前還沒收到,不知道多少錢…)


出院後,第三個被救起的男生朋友才告訴我,並不是ferry上的救生員救我起來的。 而是那個有小艇的Local,我的男生朋友先嘗試著游回去,因為他心想離站的地方應該還很近;但他也游到一半就沒力氣了,這位偉大的澳洲爸爸就跳下來救他,把他救起來之後,澳洲先生已經很累了,但他還是又游回來救我,抱住我游到一半的時候,他也沒力氣了,他的兒子就開始哭,他害怕會失去他的Dad,
這時剛好有一個玩獨木舟的人划過來,他才能一手抓著小舟,一手拉著我,然後渡輪才開過來。 如果澳洲爸爸沒有救我們,等到ferry來,我們應該已經死在海裡;而如果獨木舟先生沒有來,我就會跟澳洲爸爸一起死在海裡…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1175407
原文載於: 背包客棧自助旅行論壇 http://www.backpackers.com.tw/forum/showthread.php?p=1175407
我的朋友上船後,因為失溫也不停發抖,也有點失去意識,所以沒有留下他的聯絡方式。我只能說,我非常幸運,我也非常感激有救助我們的人及醫院的人們,
謝謝你們!!

我也想跟台灣的背包客們說,不要因為心存僥倖及省那一段ferry的船票,而冒險涉海過去,我們不止造成我們自己的生命危險,也有可能讓當地人喪命;當我知道是澳洲爸爸來救我,還差點失去生命的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澳洲爸爸及他的孩子,如果因為我,讓那二個孩子失去父親該怎麼辦?
在我準備轉院時候,我聽到醫生說,在之前二個星期,他們也急救了三個跟我一樣處境的台灣人,而且其中二個非常嚴重…(不曉得你們現在如何了??)
所以這裡真的是非常危險的地方,在那裡是沒有任何的救生員的!!!
我也知道,即使大家知道了我的故事,還是會冒險涉海過去;只能請大家多三思,
如果你真的要涉水,
請你務必衡量自己的身高有超過162cm嗎?
有選在月虧時間(是退潮期,海水沒那麼深)去嗎?
有在早上10點前到達Rockingham 的碼頭嗎?
過了中午,就是漲潮了,請大家務必搭船回去,回程船票沒有很貴,5塊多而已!!
不要拿自己及別人的生命當賭注!!!不要讓近在澳洲的朋友及遠在台灣的家人們擔心及傷心!!!

現在那個海域還有出現鯊魚!!!請大家務必要三思!!!

後記:台灣背包客圈子真的很小,每隔幾天就會有人告訴我,他/她的朋友知道我的溺水事件:「原來她就是那個溺水的rachel阿…」
哎…我不想這樣出名阿…


謝謝大家的關心與鼓勵,我已經好很多很多了,
只有疲倦的時候才會覺得有一點吸不到空氣的感覺,
身体已經很正常了~
其實我很驚訝這麼多人回文,還有這麼多人有同樣的經驗
我貼文上來只是本著希望大家不要高估自己的体力及心存僥倖
希望大家都平平安安也快快樂樂的working hoilday~ 08/Feb/2009

imjovi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ndy294u
  • dear,你好阿,我是從背包客棧連接過來的!
    看到你分享的經驗真的是好驚險!
    看得我都一度落淚了>"<
    雖然護士說的很有道理,卻也理解板大不想讓家人擔心的心情!
    希望你現在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

    我是正在考慮明年畢業才去打工度假
    雖然現在開始找資料好像有點早
    不過看了許多背包客們的分享,真的讓我好心動
    心動之餘,也讓我考慮到了很多的事
    像是,父母畢竟不了解那麼遙遠的一個地方
    如果我們能夠好好的用個簡報跟他們說明
    一些當地資訊、一些當地的連絡資料
    之類的,也能讓他們安心一點!
    畢竟在父母的心裡,我們永遠是需要人擔心的小孩子!

    還有版大提供的經驗
    讓我真的很認真的思考到
    雖然要開心的出遊,也真的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雖然出遊很好玩,但並不是百分百的安全
    真的要好好的注意安全,不要讓任何的遺憾發生!
    真的不要逞強!

    再此,希望板大現在身體已經恢復健康了!
    祝您新年快樂,身體安康,吉祥如意 =]
  • 哈囉~這不是我的經驗,是網友的經驗喔
    但我很贊成趁著年輕應該要去澳洲一趟,當然苦樂參半,但最終回到台灣之後,回憶會讓你永生難忘

    imjovian 於 2010/02/15 01:02 回覆

  • uniko
  • 真是驚險,本來以為那是個很開心又很無憂無慮的地方(至少企鵝是這樣),
    涉海而過真的是太恐怖了!!
    海底下不知道有著什麼,也許有可愛的企鵝,但也可能有鯊魚啊!!
    澳洲爸爸真的很了不起,但真的不要高估自己(認為自己很會游泳就不顧慮)
    希望你平安